口腔网

难忘的耿饼

      编辑:锦瑟       来源:口腔网
 
    □葛继正

    小时候生活特别艰苦,很少吃到水果,大概是缺少维生素吧,特别好生口疮,一到冬季,哪个月都得患上一两次口疮。有时候生在舌头的某个地方,有时生在腮帮的某个地方,给吃饭喝水甚至说话都造成困难。

    生口疮时最好的办法是找爷爷要柿霜吃,“爷爷,我又生口疮了”。爷爷会让我张开嘴看看,“这孩子就是好生口疮,我看看还有柿霜吗?”说罢就拿出盛糖的小罐,从里面找出一个黄纸包,揭开几张纸,拿出块乳白色的柿霜,掰下一小块来放到疮窝上,“用舌头顶住它别叫它动,忍着点,过一会儿就不疼了”。这一放可了不得,就好像又往疮窝里捅了一刀,比在刀口上撒盐还要疼。眼泪哗就下来了,过不大会儿,疼过劲就不疼了。

    这柿霜治疗口疮可是神效,上午用上吃晚饭就不觉疼了,晚上用上第二天吃早饭就不疼了,比任何中西医药物治疗口疮好得都快。这时口疮的烂窝还未长平,感觉疮窝里蒙了一层发涩的膜,掉进东西去也不疼了。

    长大了离开老家到外地学习和工作了,还是好生口疮。只要一服用抗菌素类的药物,过不了几天准得生口疮,不论用中药还是用西药治疗,都得四天或五天才能好。这时就会想:要是有柿霜该多好!这柿霜是怎么得到的呢?

    这就得从菏泽地区的一个古老柿子品种说起。这种柿子长期生长在当地的生态环境中,结的柿子品质非常好,脱涩后鲜食,皮薄肉脆;做成烘柿,就好像一个个灌满甜蜜果汁饮料的橙红色圆球。在没有吸管的年代,用一根麦秸秆就能把它吸干。用这样的柿子做出来的柿饼能不好吃吗?曾经它是用来向皇帝进贡的贡品。它质地细腻又软又甜,外面还粘着一层较厚的柿霜,柿霜也很甜,入口即化,更增加了柿饼甜软粘的感觉,吃起来别有风味。据说,有一次皇帝吃后极为高兴,就问道:“好吃!好吃!这是哪里生产的?”下面的赶忙回答:“这是曹州府城东一个叫耿海的村子生产的。”“那就叫它曹州耿饼吧。”曹州耿饼这个名字一直叫到民国初期,全国解放后,就叫菏泽耿饼了。

    菏泽耿饼上面生的柿霜特别多,厚约0.2毫米。当年菏泽耿饼的生产量相当大,用大条包、大条篓盛装的耿饼大量批售。在生产耿饼的过程中要经过倒堆、倒垛、倒筐、倒篓和装包装篓装箱的过程,柿饼上的柿霜会互相粘结成较厚的小块块,掉落很多,收集起来加以熬制,去除杂质后,将甜液做成直径约5厘米厚约1.2厘米的乳白色圆坨,是糕点盒中的上品,中药铺也买去当药用。

    我自幼受益于柿霜,不仅对柿饼的美味回味无穷,还对它能治疗口腔溃疡的作用印象深刻。在抗生素普遍使用并带来一定副作用的今天,用柿霜治疗口腔溃疡应是一种绿色环保的方法吧!     □奚传江

    岁月流逝得好快,不知不觉间,奶奶已经离开人世5年多。我至今依然记得,得知奶奶去世的消息是在2004年农历腊月十九,那一天,奶奶驾鹤西行已经三十多天了。

    记得我是那年的腊月十八下午回到家里的,家里和往常一样平静,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。父母见我旅途劳顿,怕我太疲惫,就让我早一些休息。

    第二天,我起床后,看到爸爸妈妈坐在客厅里,面色都很凝重。一阵子没人说话。终于爸爸开口了,妈妈起身去了厨房。“你奶奶过世了。”听到这话时,我一下子茫然无措。奶奶的面容在我脑海里还是那么亲切,微笑着,眼睛眯起来,嘴角动起来,她要开口唠叨一下子了,总是那些说不完的关心话。

    爸爸说,他和妈妈考虑到我回趟家不容易,又刚参加工作,所以一直把奶奶去世的噩耗瞒着我。“你奶奶也是这个意思,她不希望影响你。……”去奶奶住过的房间看看,我知道,奶奶是真的走了。她已近九十高龄,也是当地的老寿星了。

    妈妈已经准备好了鞭炮、香烛。我们一家要去祭奠奶奶。

    公墓在村子的后山上,一条新翻过的泥路通向山里,我远远地看到了一座孤零零的新坟堆在几棵杉树之间,那肯定就是奶奶的坟了。

    坟头的新土上落着几片枯叶,奶奶经常拄着的那根龙头拐杖插在坟头。我的奶奶就躺在这圆锥形的土堆里了。我似乎看到她正在地下安详地睡着,一如往常睡在她那张老式床上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静静地跪在奶奶的坟前,双手抓着坟前的土,我心中充满了悲痛和愧疚。奶奶就这样和我永别了,这个关爱了我23年的老人。以后,我再也看不到那张慈爱的笑脸;再也摸不到那双枯瘦、温暖、拉着我长大的手;再也听不到“伢子长胖了”或是“伢子又瘦了”这样反复几遍的唠叨。

    我无法忘记,小的时候,和她住在老屋的小厢房里,天天都缠着她,答应长大后和她作伴,而我却没有实践诺言。我无法忘记,每次天冷的时候,她都会交代伯伯生火,大家围坐在火的四周。她一边拨弄柴火,一边对我说着“火要空心,人要忠心”的话。我无法忘记,在一个夏天的夜晚,大家都坐在院子里乘凉。爸爸跟我讲起牛郎织女的故事,奶奶回房里喝水,等她回来准备坐下的时候,我搞恶作剧,把她身后的椅子挪开,她差点就跌到地上去了,多亏爸爸及时把她扶住才没摔倒。爸爸责备我,她却笑着说我调皮。我无法忘记,每次我出门的时候,她都要拄着拐杖把我送到屋子外面,在身后用她苍老的声音竭力地喊着“路上要小心啊!”,无数次回头的时候,总看到她不舍的眼神。……

    一幕一幕宛若眼前,而奶奶却走远了。在她生命垂危的时候,我没有给她一丝照顾,也没有见她最后一面。现在,我只能跪在这里,默默流泪。奶奶,我多么想再见你一面啊!

    林子里的风呼呼地刮着,感觉整个世界出奇地宁静。似乎只剩下了啜泣的我和坟里安睡了的奶奶。我真希望天地永留在这一刹那,让我这样陪着我的奶奶……

    下山的时候,回头一望,林间飘散着团团烟雾,那是属于奶奶的世界,希望她能永远安息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